首页 »

韩正一周:两个“关键时候”

2019/9/11 18:54:47

韩正一周:两个“关键时候”

 

众所周知,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是中央尤其是习近平明确交给上海的任务。而在习近平考察上海3个月后,其对上海参与国家战略提出的要求,亦被持续不断予以强调。

 

继一周前密集调研“四新”企业后,8月19日至21日,韩正先后前往市科委、市发改委、市经信委、市城乡建设和管理委员会、市商务委员会、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围绕科技创新中心建设进行调研。

 

8月22日的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韩正也明确提到,上海要“瞄准世界科技前沿领域和顶级水平,举全市之力,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

 

在韩正的话语中,上海已经到了两个“关键时候”:“创新驱动发展、经济转型升级到了关键时候,为国家发展作贡献也到了关键时候”,“上海的发展出路和成果,在于围绕国家战略、服务国家战略的过程中体现自身的发展水平、成果和价值。”

 

他更直言:“如果仅仅从上海自身出发,那样的创新只是自娱自乐”。

 

“自娱自乐”

 

何为“自娱自乐”?韩正称,打造科技创新中心需要聚焦重大创新工程和创新项目,聚焦的过程即需把握国际、国内、上海三者的结合点。

 

“从国际看,要符合当今世界科技进步方向和产业变革趋势;从国内看,要围绕国家核心利益、服务国家重大发展战略,是国家急需、能填补空白;从上海看,就是有基础、有条件、可形成合力进行突破的重点领域。”

 

而在三条之中,“前两条是前提,如果只满足第三条而不顾前两条,就是自娱自乐”。他强调,上海必须在服务发展服务国家发展和为国家多做贡献的过程中实现自身发展、体现自身价值,“自娱自乐”的工程、项目,“必须忍痛割爱”。

 

在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的场合,“立足国家战略”也被放在特殊位置。韩正要求人们“必须牢记,看上海的本事,不在于经济增速、总量规模,而在于上海对全国的贡献、服务、辐射和带动”。

 

据粗略统计,习近平考察上海后,韩正已在不下10个公开场合强调“立足国家战略”。继上月的市委全会后,韩正再次强调,上海要“多算国家账、战略账、长远账”。

 

这三笔账算得如何,“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成功与否,或许就是答案。

 

“感觉太好”?

 

在周初出席市委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时,韩正曾告诫各级干部“切忌感觉太好”:“不把问题当问题,对问题习以为常,久而久之,忽视问题,脱离群众,不知不觉中出了问题。一旦我们感觉太好,就容易忽视问题。”

 

而此后数天针对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调研,恰恰在另一个层面诠释此话的意涵。

 

在调研诸经济部门时,韩正向在座负责人发问:“面对新技术革命日新月异的今天,我们的传统强项究竟是推动力还是阻力?现在的存在,是不是明天的需要?”

 

显然,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发展速度超乎想象,技术创新日新月异”的语境下,上海不可能再“感觉太好”。韩正直言,无论从宏观还是微观分析,“我们当前的发展模式不可持续,面临的各种挑战十分严峻。”

 

在此轮调研中,韩正本人提出了多个问题。他在市科委直言:“当前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科技创新从研发、应用到产业化的链条是阻断的。”

 

“是什么阻断了这条科技创新之链?”他连发三问:“当前上海应用开发技术创新严重脱离市场,研发管研发、市场管市场,评管评、用管用,原因何在?重大研究成果、重大技术产品不能转化为市场上的商品乃至产业化,原因何在?多种多样科技孵化模式之间相互转化的机制不健全,原因何在?”

 

韩正显然是有备而来。他告诫在座干部,“如果问题没看清、原因没分析透,制定出的方案措施只会是表面文章、形式主义”。

 

而其自己给出的回答中,造成上述弊端的根本原因,是“不合理的体制机制”。

 

体制机制瓶颈早已不是第一次被强调。韩正称,上海打造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所需聚焦的四个方面——即创新工程和创新项目、创新体制机制、创新软环境、创新人才集聚——“其中体制机制的突破最难、最关键”。

 

解决这些问题,不啻为趋近目标的核心所在。而对政府而言,已显老生常谈的“转变政府职能”,此时显得更为紧迫。

 

“倒逼改革”

 

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改革“从自身改起”的要求就被其挂在嘴边。如何“从自身改期起”,概而言之,一是“以开放倒逼”,二是“以问题倒逼”。

 

在8月22日召开的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韩正要求拿出“不亚于当年抓浦东开发开放的勇气和魄力,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敢于向顽瘴痼疾开刀”。

 

具体而言,一是以开放倒逼改革,实行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二是以问题倒逼改革,聚焦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真枪真刀推进改革,扎实抓好国家交给上海的各项改革试点。

 

而在五大职能部门调研时,韩也提出,“上海的优势是开放,加快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军,必须坚定不移扩大开放。”

 

后面的话更为耐人寻味:“我们的开放水平必须与发展阶段相适应,”韩正说,“我们的开放,一切为了国家利益、一切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