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补课老师年收入200多万元”和“中小学生推迟到校时间”有何关系

2019/10/21 10:10:07

“补课老师年收入200多万元”和“中小学生推迟到校时间”有何关系

目前正值中小学校开学季。近期,浙江和黑龙江都对中小学生早晨到校时间和课后作业量提出了明确要求。其中黑龙江规定,小学生、初中生早上到校时间不得早于8:00,高中生不早于7:30。小学一、二年级不留书面式家庭作业,初中生课外书面作业量不超1.5小时,高中生不超2小时。

 

此举目的当然是为了给中小学生减负,以使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睡眠和玩耍。然而,一则推迟到校时间和减少家庭作业的规定能有效减轻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吗?恐怕还不能过分乐观。

 

相关规定能否不打折扣地落到实处,就是一个存疑的问题。在升学压力下,学生的考试成绩成为关键指标。在提高考试成绩方面,学生、老师、家长、班级、学校都面临着激烈的竞争。争取尽可能多的时间、尽可能大的强度来上课、写作业和考试,是提高考试成绩的重要手段。尽管减少家庭作业的呼声不绝于耳,相关规定也不断出台,但老师和学生仍然有办法去规避规定,家庭作业并没有实质性地减少。

 

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并不局限于课堂内部、学校内部和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他们很大的一块负担来自于课外、校外。近些年来,各种课外辅导班、培训班如雨后春笋不断涌现,课外培训成为一块利润丰厚的市场领域。放学离开学校之后,很多中小学生都转战校外的各种培训班、补课班。日前媒体的一则报道,就披露了校外补课班的火爆程度。一些中小学生参加的校外补课班,学费动辄就数千元、数万元。一些家庭收入的一半都用于孩子的补课开支。在校外补课班授课的老师,有人年收入竟然高达200多万元。可见,学校推迟到校时间、减少家庭作业所减少的一点课业负担,很容易被沉重的校外课业负担所抵消。

 

对于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这一老大难问题,很难寄望于出台一两项措施就能彻底解决。课业负担背后有一条压力传递的链条,如果中小学生升学和择校的压力得不到缓解,那么课业负担就很难真正减下来。哪怕教育部门出台种种规定,学校推出种种措施,老师、家长和学生也能找到变通的办法,绕过正式规定来自我加压。比如说,学校推迟了到校时间,学生可以晚一点起床了,那他们会不会学习到深夜,更加晚睡?学校里布置的作业减少了,校外补课班、培训机构布置的作业会不会随之增加?此消彼长,学生的课业负担还是得不到减轻。

 

以前人们常用一句话来形容高考的竞争激烈程度,“千军万马挤独木桥”。言语虽有夸张,但升学竞争的存在却是不争的事实。这种竞争不但体现在高考,还体现在初升高、小升初、幼升小,以及进入幼儿园时候的“择校”。从幼儿园到大学,优质教育资源都高度集中在少数名校,导致数量庞大的学生竞争少数名校有限的入学名额,这是课业负担过重的根本原因。义务教育阶段的优质教育资源均衡化已经呼吁了很多年,一些地方也出台了政策措施予以推动。然而,从实际效果来看,真正实现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实现教育公平仍然任重而道远。如果少数名校垄断优质教育资源,其他普通学校教育质量平平的格局无法改变,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就很难真正减轻。

 

此外,教育跟学生毕业之后的就业、职业、收入、社会地位高度相关,也是课业负担沉重的重要原因。进入一所好大学,就读于一个好专业,就有很大机会获得一份好工作,过上好生活。相反,如果大学不好、专业冷门,甚至因为成绩不好被大学拒之门外,获得好工作、好生活的机率就会小很多。当一个社会的成材渠道过于狭窄,人们就不得不“千军万马挤独木桥”。如果成材的渠道众多,“条条大路通罗马”,学生不拼成绩、不上名校,也有很多机会、很多渠道获得事业成功、实现人生价值,升学压力和课业负担自然就能大为缓解了。

 

可见,要切实减轻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对策可以说是“功夫在诗外”。对于一个系统性的难题,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很难取得实效。治标不治本的政策措施,结果也往往是“按下葫芦浮起瓢”。继续下大力气推进义务教育优质资源的均衡化,拓宽全社会的就业渠道和成材渠道,才是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的根本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