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球迷陈忠实眼里的一场球

2019/10/10 1:19:18

球迷陈忠实眼里的一场球

 

陈忠实先生的离去,让人难过。他的笔下有田野大山,他抽着烟,他和如烟往事似近似远,他的笔下流淌着真诚的感悟。可是,他也有快意肆意的时候,比如,某年某月他为“朝花”留下的作为球迷身份的一篇。球迷陈忠实,有趣中也有理性,实诚中有幽默。

 

————————————————

 

澳大利亚队和日本队的比赛,我觉得是我看过的本届世界杯赛事里,最好看也最难看的一场。

 

澳大利亚队除守门员之外的10名队员,身着黄衫,有人类比为澳洲袋鼠,我却感觉更像10辆轻型和重型混合组成的坦克车,一开场便是大刀阔斧,横冲直撞,绿茵场上卷过来转过去的尽是黄色旋风。可怜东邻日本国队员,向来作风硬朗兼脚法细腻娴巧,然而面对人高马大的澳大利亚坦克,不过是自行车,充其量算得摩托车,任你技术玩得怎样调皮,却无法构成对抗。日本队在人仰马翻的阵势里,难以发挥技术优势,细腻的盘球技巧和传接的套路,都被蛮横无忌的坦克冲击得七零八落。

 

澳大利亚人把足球的激情体现到极致。这种猛打猛冲长传冲吊的战法,其核心是简捷,一脚能过去的球路,决不多费事再倒一次脚。这是英国人在足坛上呈现的一种典型风格,被世界称为英式足球,和巴西的技术配合型足球构成两大流派。近年间英国人也开始注重脚部细活儿,鲁尼等几位球星的细腻灵巧的脚法不亚于巴西人。英国人已经摈弃了至少是改变了的战法,澳大利亚人却保存着。事实上,在整个欧洲和南美洲足球强国里,基本看不到这种别名力量型的粗硬打法了。澳大利亚人不愧是英美裔移民,得了澳洲地大物博和好山好水好气候,似乎比英国本土子民发育生长得更雄壮更孔武,更适宜力量展示,也更富于激情展示。

 

 

让我产生难看的感觉,也正出在这有点滥施的激情上。上半场伊始,澳大利亚人就照着球门狂轰滥炸,能射不能射宜射不宜射,抬脚铆劲儿就射。尤其是在日本队得了一个“便宜”的进球之后,澳大利亚人射得更凶更欢了,虽有少数几次射到门框以内的球,唯其太正,均被神奇的日本门将川口能活没收。其余的绝大多数射门,不是偏左偏右偏得离谱,就是放了高射炮。这样的激情没有效果,就变成了事物的另一面,单调、粗糙而少了欣赏的情趣。毕竟是军备里淘汰了的老式坦克,到下半场的中前半场,也许是累过头了,也许是久攻不下情绪烦乱了心理失衡了,控球和射门更离谱了,反倒让日本人的技术呈一时的优势,几次反击打得坦克兵团常常顾不住后门。只可惜日本人也发挥欠佳,错失几次进球良机。

 

直到终场前6分钟,澳大利亚人才攻进了第一粒入球,连带补时在内的不足10分钟时间里,竟然连进三球。到最后6分钟,澳大利亚才学会了射门。

 

 

关键在第一粒入球。关键的一半在川口能活的出击扑救太远,不能及时返回门前,给混战中的卡希尔留下了一个无遮挡的空门,得逞了。这一刻,双方的心理瞬间发生了变化,轮到日本人失衡了。澳大利亚又张狂起来,信心倍涨了。卡希尔真正显示出一个射手功夫的第二粒进球,把日本人彻底击垮了。心态和技术发挥的关系,如同咒语和魔杖,咒词乱了,魔杖就失效了。

 

关键还在教练。澳队教练希丁克竟然换上三个前锋,几乎是不要后场,孤注一掷了。日本教练济科也是足坛名宿,在终场前10分钟换下一个前锋,增加了一个中场队员,用心很明显,加强中场堵截的强势防守,把一球优势拖到终场。这是通常的常见的思路,这回就显得判断失措了。

 

尽管有几次颇具威胁的反击,日本队是我看过的他们踢得最差的一场。几位在欧洲足坛闯荡且表现不俗的亚洲明星,看不见锐性和灵性的锋芒,且屡失良机。我曾经以日本足球的长足进步而鉴照中国队的徘徊不前,更把亚洲足球的希望寄在日本韩国和伊朗人身上。但是看来他们学巴西人的技艺还远不到家。

 

看完球赛,情绪颇忧伤。在亚洲我们为中国足球曾伤情锥心多少回;在足球世界杯盛会上,又为亚洲足球伤感。唉,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费的哪门子心伤的哪门子感嘛!